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行业新闻
来源:医学界智库 发布日期:2017-07-07 浏览:1901
加入收藏

7月4日,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计委、财政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通知,明确要求国家卫计委与国家中医药局直属医院和预算管理的高校附属医院于2017年9月30日前必须全部参加属地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据《医学界》此前报道,早在今年3月份,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就对医改有关政策的落地推进给出了明确的时间表:6月底前,各省区市需出台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实施方案;9月30日前务必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取消药品加成,给出了最后的时间表。

众所周知,“推进公立医院改革”是新医改方案确定的五项重点改革内容之一,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主体,属于医改的“大头”,公立医院改革得好不好,直接关乎医改成败。当前,随着县级医院、城市公立医院以及部队医院先后启动了公立医院改革,作为国家卫计委与国家中医药局直属医院和预算管理的高校附属医院这一批“国家队”医院,终于也全面启动了改革。这对步入深水区的医改,具有很重要的推动作用。

据观察,此番七部委的文件,对于50家(包括6家国家中医药局局属(管)医院和44家国家卫生计生委委属(管)医院)“国家队”医院,主要提出了4方面的改革要求。

一、新一轮医疗服务价格启动

通知要求,各医院认真执行属地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政策,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收入在医院总收入中的比例。要按照“国家队”的功能定位,开展与“国家队”相适应的医疗服务项目。此外,还提出要严格控制特需医疗服务规模,提供特需医疗服务的比例不超过全部医疗服务的10%。

去年,报经国务院同意的《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印发后,国家层面新一轮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开始全面启动。据《医学界》观察,目前我国的医疗服务价格是2002年前后确立的,十几年来,社会物价总水平一直在提高,而医疗服务价格并没有多大的提高。而且当初测算的价格还只是成本的一半。由此可见,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极其关键和迫切。

作为“医改的核心问题”所在,医疗价格改革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一方面,政府担心增加了医疗服务价格会加重老百姓的看病负担;另一方面,如果药品和高端耗材的价格降不下去,将会进一步加重医保的负担,最终导致医保基金崩盘。然而,医疗服务价格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也在严重制约着新医改的有序推进。能否有效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将是医改破冰的关键。

二、医保支付方式迎来大改

通知要求,各医院积极参加属地医保支付方式改革,逐步减少按项目收付费数量,扩大按病种和按服务单元收付费范围。积极探索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s)收付费改革,做好基础性工作和临床数据规范化工作。推进临床路径管理,提高临床路径管理病例数、入径率和完成率。积极参与医保异地就医联网结算工作。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刚刚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对下一步全面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做出部署,此番七部委就发文,把“国家队”纳入到了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动作极快。

医保支付是基本医保管理和深化医改的重要环节,是调节医疗服务行为、引导医疗资源配置的重要杠杆。支付方式改革的推进,既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上涨、增强医疗机构成本意识,也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对医疗服务市场调控作用。

三、医务人员薪资大改革

通知要求,各医院要完善医院收入分配机制,健全内部绩效考核制度,将考核结果与医务人员个人薪酬、岗位聘用、职称晋升挂钩。严禁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指标,医务人员个人薪酬不得与药品、卫生材料、检查、化验等业务收入挂钩。

有业内人士认为,新医改推行了7年,依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原因很多。那么,医改的突破口在哪?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认为,人事薪酬改革是医改突破口。医改的核心和突破口是医疗行业的人事制度改革即人力资源配置机制改革,应该建立科学的医疗绩效评价机制,以及适应行业特点的人才培养和人事薪酬制度。此番七部委的文件,直指“国家队”的薪酬和收入革,意义深远。

四、7月底前要全部设立总会计师

通知要求,各医院在岗位设置、收入分配、职称评定、管理使用等方面,对编制内外人员统筹考虑。建立健全全面预算管理、成本管理、财务报告、第三方审计和财务信息公开制度。2017年7月底前,委局属管医院全部完成总会计师设立工作。

实际上,总会计师的设立,前不久国家卫计委财务司网站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三级公立医院建立总会计师制度的意见》,就提出来了。只不过,当时的时间表定在2018年底,全国所有三级公立医院全面落实总会计师制度。而这次对于“国家队”的要求,则是提前到了2017年7月底前。

据了解,总会计师主要负责协助院长管理医院经济和运营工作,对院长负责并承担相应的领导和管理责任,参与医院重大财务、经济事项的决策并对执行情况进行监督。说白了,这个总会计师是来医院管理财政的。如果再联系到新医改以来,各地卫计委先后下发的住院费用全部按病种付费、严格控制医疗总费用中个人自付比例等文件,从中就不难发现,设立总会计师,其加强经济管理的意味更加浓厚。


6家国家中医药局局属(管)医院名单: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44家国家卫生计生委委属(管)医院名单:

北京医院、中日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吉林大学口腔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耳鼻喉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梨园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院、中南大学湘雅三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中山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